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贡嘎山》杂志

这里是文学的世界,这里是一朵盛开在高原上的奇葩,让我们敞开心灵,去感悟那片宁静吧

 
 
 

日志

 
 

规矩(二题)  

2011-11-03 09:47:09|  分类: 文学展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规矩(二题)

林仁清

 

 

马局说,5.1节我们是不是该出去娱乐一下。

马局说的话表面上是征求大家的意见,其实大家又知道这就是命令。上班时候听领导的话,下班放假领导还是领导,任何时候,领导的话都要听。

有车的开车,没车的打的,局里几十号人浩浩荡荡开进山凹的农家乐。

山上的花都谢了,一棵棵树就像年轻的妈妈,臃肿身子,伸出来的胳臂丫上都吊着调皮的小崽子。山里,树下的空气很清香,充盈着淡淡的奶味。

早早安排大家吃了中午,马局说,我们还是要用实际行动庆祝一下伟大的节日。

马局点名,财务科的美女科长,办公室主任,技术科长。

其他人,各自去找好阵地。

农家乐的麻将包间很多,马局四人在豪华间。

马局说,先把规矩定好。家有家规,国有国法。

四人打点择方位,根据点子的大小依次排列。命运的好坏由自己决定,怨不得天怨不得地。

美女科长的手气硬,在天方,接着是主任,马局与美女科长打对,技术科长点子最小,在尾巴上。

第一把,美女科长就用她的纤纤小手摸了个杠上花。白嫩的脸上一下就充满了红晕,茸茸的汗毛淡黄淡黄,看上去就像刚成熟的桃子。

马局哈哈笑,说,你的摸功还厉害嘛。

美女科长妩媚地笑,说,多谢马局关照。

马局做出一副吃惊的样子,说,好嘛,你不停自摸,我在旁边欣赏。

这种一语双关的打诨话,马局最拿手,美女科长自然不敢接话了,专心摸起麻将。

技术科长戴着眼镜,斯斯文文和了一把又一把。主任是久经沙场的老战士,笑眯眯应对局长科长的每张牌。

马局屡战屡败,可不高兴了,脸上的肥肉气得挤成一团,一支又一支抽中华烟,袅袅的青烟也很没信心似的往上飘浮。马局没心思与美女科长打诨了,嘴里不停叫骂着摸起来的每张牌。马局并不在乎输点钱,打牌就是打个心情,输了就没面子。

马局看着谁都不顺眼了。他骂技术科长出牌妈的太慢,咒主任死了都找不到人埋,奶奶的一张牌都不打过来碰。马局说美女科长,打牌就打牌,不要做出一副娇样。

大家都不计较,任马局牢骚,手气不好的人心情差。赢钱才是硬道理。

马局这把牌激动人心,清一色的万字,红红的闪烁着迷离的光芒。主任在马局上方,慢吞吞出牌,急得马局先伸手抓了一张牌在手里,他已经摸到是万字了,而且是他朝思暮想的边七万。清万字下教,一把就可扭转乾坤。马局把最后一张条子都打出去了,主任的牌还没打出来。马局骂主任,你在选坟墓是不,快点嘛。

主任的脾气很好,笑着打出张三筒。技术科长说,我要碰。他叫马局,把牌退下来。

马局一下楞了,这个狗日的主任,东选西选,选了个漏灯盏。马局叫技术科长不要碰,可技术科长就是要碰,好像专门跟马局作对似的。把边七万退下去,马局不甘心。他就顺手将多余的万字放回桌上,技术科长说,不是这张。

马局说,不是这张是哪张?!

技术科长说,反正不是这张。

马局冒火了,说,你狗日的说是哪张!

美女科长说,是这张,我看见了的。

主任也说,是这张。

技术科长脖子都涨红了,说,反正我看到的不是。

美女科长说技术科长,你碰了就打出来,不要浪费时间了。

技术科长无可奈何,厌厌地打出一张牌。

美女科长摸了张万字给马局看,问,要不要?

马局说,你摸过的我不要。

马局也摸了张万字,他拉扯着牌,怎么也和不下去,好生奇怪。一数,乖乖,少了一张牌。马局说,先前你们闹,我少了张牌。

技术科长说,相公就相在手里。

马局说,谁是相公?!就是你碰的时候我多出了张。

技术科长说,规矩是你定的。

马局坐着不动,很沉稳地抽烟。

主任站起来,说,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遇到特殊情况,规矩是要服从人的需要。

美女科长说,不要闹,民主一下。认为马局不是相公的举手。

马局、美女科长、主任三只右手在空中晃了一下。晃得技术科长心里直哆嗦,他叹了口气,说,规矩都可以民主还要规矩做什么呢。

马局鼻孔里哼了一声。

主任指着技术科长说,我早就想说你,你工作就是太死板,一点都不灵活。你再这样下去,等三十年还是个科长,说不定哪天连科长都不是!

技术科长说,我要是像你们这样灵活,什么规矩都根据自己的需要改变一下,我就不是技术科长了。卫星就上不了天,就连你们的汽车也不一定开得动。

主任说,你是个优秀的技术员却不是合格的科长。

马局拍拍桌子,说,打牌打牌。

主任就替马局摸了张万字牌,说,给你。

马局清一色自摸了。

技术科长不服气,说,相公都和牌了,鸡公真可以下蛋了!

马局手气很红了,心情也爽朗。他说,破坏规矩是很不好,从现在起,谁要犯规,就严惩不贷!

 

帽儿弯

 

在云峰村,没人不知道王顺军。人闲心不闲,走路打算盘。说的就是他。王顺军的故事,只要他还活着,就永远说不完。

王顺军个子不高,瘦瘦的,面部的表情一年四季都是思索状,从没人见他开怀大笑过。前几年村里修公路,王顺军死活都不准公路通过他的自留地。村长找他说破了嘴皮,王顺军只是做出一脸的思索状,不吭声。村长说,修公路对你也有好处嘛。

王顺军说,屁好处。

王顺军的自留地二十米宽,公路修到这里就只能绕个弯,看上去就像一顶草帽扣在那里。久而久之,这个地方就叫帽儿弯了。

王顺军用锄头不停替公路修边,自留地的面积扩大了,公路却越来越像鸡肠子。经常有车冲进他的自留地,压在他种的菜上。王顺军这时候精神非常好,话也说得十分流畅,他给开车的小子算帐,菜种子是从好远好远的地方花了大钱买回来的,要值很多很多的钱,算得司机鼓起眼睛,大骂,你的菜他妈的是金子做的么!

不赔钱是走不到路的,从一百讲到一千,王顺军靠在歪了身子的汽车上,吧嗒着叶子烟,不做声。司机加一点钱,王顺军就往地下吐一口痰,表示不屑。

以后大家都清楚了,王顺军的价格早就制定好了的,不论谁的车子,也不论大小车,只要冲进他的自留地就是两千元。

几年下来,王顺军家就发了。他的两个儿子都结了婚,也没出去打工,就跟着王顺军在帽儿弯的地里种菜,眼巴巴看着一辆辆车从地边经过,觊觎它们冲下地来。

农村的变化日新月异,公路要打成水泥路面了。村长又找王顺军商量,这条路要通下面的两个村子,是主干道。

王顺军说,打金子路与我什么相干。

镇上的领导也找王顺军谈话,他说,我只晓得种地,其他的什么都不清楚。那么多地方,干吗非要从我地里过。

还真拿油盐不进的王顺军没办法,村长说,你就一辈子不求人啦。

王顺军说,我求天求地求神求鬼,从没求过人。

公路在弯道上扩宽了一倍,但还是有车要冲进王顺军的地里。帽儿弯的风水好,成了王顺军的摇钱树。可是开车的人却怨声载道,又束手无策。

王顺军的小儿子买了一辆农用车,可问题接着来了,车开不回家,只能停在离公路两百米的公路上。王顺军十多年前就自测宅地,从王家大院搬出去修了房子,他说,单独住在山坡上,养鸡鸭鹅都方便些。修公里的时候他跟村长较劲,却没想到早晚自家也会有车需要公路。晚上,王顺军开始还睡在汽车里看守,久了觉得很是辛苦。他去找村长,说,村上家家都通公路了,我家怎么就不修呢。

村长说,公路对你家又没用,修来做什么呢。

王顺军说,那是以前,现在我家有车了。

村长说,你把帽儿弯的帽子取了,我就给你修。

王顺军说,我回去想想。

儿子的车业务很好,早出晚归。王顺军豪气地对儿子们说,勤劳家庭,三代出贵族,希望在你们的身上呢。

小儿子说,明天去拉鱼,晚上逮几条回来。

王顺军整天陷入思索中,究竟修路呢还是不修,他可舍不得帽儿弯。那真是上天赏赐他家发财的宝地啊!

晚上,一家人等着小儿子的鱼,儿子回电话说,正在喝酒,完了就回来。鱼在车上。

农村的夜很静,也很黑,王顺军站在地坝里,公路上有车来,远远的就能听到声音,看到强烈的灯光晃动。他能分辨出自家车的声音,隆隆的像母猪发情。王顺军喊家里人,回来啦,小儿回来了。他看到车灯摇摆着,一会照着树,一会照着路边的人家。家里人都跑出来,急等着鱼下锅呢。

车到了帽儿弯,接着传来一声轰鸣。小儿子的车翻进了自留地,车灯还亮着。王顺军家人跑去,车内一股冲天的酒气,小儿子卡在驾驶室,脑花都撞出来了。

小儿子死了,都是帽儿弯惹的祸。村长说,你该吸取教训,把路修直对谁都有好处。

王顺军哭着一张脸,还忘不了做出一副思索状。

王顺军把小儿子埋在帽儿弯的自留地里,正对着公路。所有的司机只要开到这里,就能看见一座高高的坟墓上飘着的白旗,出身冷汗。还是有缺心眼的司机将车冲下去,撞在坟墓上,王顺军一家都跑来,又是闹又是给小儿子烧纸。王顺军对司机说,你撞了我儿子的墓,惊了我儿子的魂。我们跟你没完!

王顺军的老婆带着媳妇孙子,抱着司机的双腿,又哭又闹。倒霉的司机只能大把的给钱了。

司机们都怕经过帽儿弯,总觉得那个弯弯很邪门。

王顺军小儿子的坟飘就像开着一朵大白花,一直在风中晃动,被风雨凋谢了,王顺军又换上新的。

帽儿弯的名字越来越传奇,连城里人都知道,云峰村有个怪怪的地方,叫帽儿弯。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