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贡嘎山》杂志

这里是文学的世界,这里是一朵盛开在高原上的奇葩,让我们敞开心灵,去感悟那片宁静吧

 
 
 

日志

 
 

宝秀,天堂还有没有你的江湖  

2011-11-02 16:09:23|  分类: 文学展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宝秀,天堂还有没有你的江湖

阿苏娃达

 

 

家人打来电话说宝秀死了,我没有太多惊讶,因为宝秀的死早在我意料之中,于她而言,死应该是最好的解脱!只是听说宝秀的最后一口气是回到家里才咽下的时候,我还是很感慨,感慨一生如风的宝秀在将去之时终于让灵魂找到了归宿。

宝秀3岁时父母离异,5岁时因母亲改嫁给我舅舅,于是宝秀以表妹的角色进入我的生活,并用短暂的生命演绎了一些怅惘的记忆和难以言说的遗憾,留给她爱或恨着的人们。如今还依稀记得宝秀牵着她妈妈的手踏进舅舅的家时那副微微不安,甚至多少带点惊恐的眼神和流着两条鼻涕的小模样。

我和宝秀是一起上学的,小学毕业那年,宝秀15岁。就在这一年,我上了中学,而15岁的宝秀却成了别人的新娘,一个叫尼古的男人娶走了她。以我当时的思维是无法想明白宝秀为什么会嫁人的,只是隐隐觉得她的出嫁和尼古交给舅舅的一个包扎着一叠东西的口袋有关,为此我很沮丧,因为在我朦胧的情感世界里,是不大愿意接受宝秀嫁人这个事实的。出嫁的那天,族长顺从了宝秀唯一的意愿,让我以表兄的身份承担了一份叫“席勒”的任务,职责是在婚礼的仪程中照顾新娘。记得那天送亲的队伍浩浩荡荡,有二三十人之多,因为要赶吉辰,所以必须要在鸡叫头遍时出门。翻过一些大大小小的山、走了很久沟沟涧涧的山路之后,我们顶着星光进了尼古的家门,一路上且行且饮的亲友们此时大都已经醉意盎然。一番程序性的仪式之后,我和宝秀被拥入一个特定的位置席地而坐,在松亮火把忽明忽暗的照耀下,我看到宝秀的神情恍然而不安,便隐隐约约想起和她的第一次见面,不同的是,成为新娘的宝秀已经很美丽了!

之后我在外面读书、工作,一晃便是多年,这之间我们没有见过面,只是断断续续地听说她过得很不好,莽夫尼古有过分的能力享受她的美丽却没有起码的能力让她幸福。我是完全想象得到她的生活境况的,因为我体会过那里的困苦与艰难!

 

再见到宝秀的那一年,她25岁。我回老家过年,宝秀带了自家腌制的腊肉下山来看我,25岁的宝秀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容颜依然美丽,但日子依然窘迫。岁月的艰辛开始在某种程度上扭曲着她的心灵,走的时候我送到她山脚下,并拿了些钱给她和孩子,迟疑的接过钱之后,她用一种非常认真和坚定的语气对我说;“这个日子过不下去了,我要和尼古离婚”!

“离婚了你又做啥子喃?”我问。

“我想好了,我要去闯江湖!”

我没有再说什么,眼前又浮现出一位美丽的新娘惶然不安的面孔!心便有些隐隐作痛!

之后不久,便听说宝秀离夫弃子,漂入江湖!

后来,社会上关于宝秀的传言多了起来。有人说她加入黑社会成了大毒枭,有人说她找了大款开了公司,总之,宝秀用某种江湖的方式在江湖中沉浮,而且收获颇丰。最初的江湖没有让她失望,她的确过上了她想过的日子,她在四季如春的昆明购置了名车豪宅,两个孩子和舅舅一家,以及前夫尼古的生活环境也都因为宝秀而改变。那几年里,老家见过她的人都得到她的馈赠,偶尔接到她从新加坡、泰国等地打来的电话,也能感觉到电话那头的靡丽和奢侈,穷怕了的宝秀疯狂地弥补着生活对她的亏欠,她在江湖中挥金如土、醉生梦死……

这时候的人们谈起她都很羡慕!

再后来,便听说有了钱的她开始染上了吸毒的恶习。几年时间进了几次戒毒所,屡戒屡吸,而且变本加厉,从吸食到静脉注射,从一天一次到一天数次,先是公司垮了,之后车子卖了,最后房子卖了,实在找不到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卖的时候,她把自己卖入了风尘!江湖的暗流和漩涡还是吞没了她,这时候的人们谈起她显然已经很鄙夷了!我还是不太相信她会有这样结局,但她的确是很久没给我来过电话了。

 

 

我与她的最后一次见面,是在月城西昌。圈里有个朋友要出唱片,邀我到西昌一起做宣传,恰巧那段时间她也在西昌。因为我们有很多共同的朋友生活在这座城市,很快她就知道我在西昌的消息并打来电话,我约她在邛海宾馆的后花园见面,我选了一个靠海边的位置等她,远远地,就看见一个人慢慢向我走来。随着这个人的临近,我的心开始一点一点往下沉,最后清楚地感受到一种来自心底的冰凉,一个形容枯槁,脸色苍白,只有一张皮包着一把骨头的人站在我的面前!

那一刻,我似乎闻到了一种死亡的气息……

相对无言!彼此都不知道从何说起。好长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她先开口:“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后悔也没得用了,你借点钱给我,我要到河南去,有个朋友在那边搞传销,说很赚钱,我想去看看。”没有多余的铺垫,她很直接地表达了她见我的意图。

“回去吧,家里好歹还有口热饭。”我说。

“这个样子回去好丢脸哦!翻不了身我就不回去,要死就死在外面!”她的表情漠然,语气却很坚决!

又是一阵沉默。她开始有点坐立不安,看得出她在极力掩饰和控制自己,我掏出了身上所有的现金给他,我不知道她是否真的会去河南,但我知道怎样才能让她在我的面前少一些痛苦。对于现在的她,一切拯救和劝导都将毫无意义,而于我,这是唯一能够为她做的,也是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举动,所以我毫不犹豫地倾尽了所有。看着她接过钱之后匆匆离去的背影,就像一片随风而逝的枯叶,在一片并不属于自己的天空迎接秋天,幽怨地向秋风秋雨泣诉着异乡的阴冷和飘零……呵!可怜的宝秀!我在心底轻轻地呻吟,鼻腔忍不住一阵发酸,眼眶慢慢湿润。我知道这一别这后,可能就是天人永隔,因为死亡距她,已经是如此之近!

数月之后,便听到了她的死讯!

 

她还是去了河南。在她快不行的时候,她的“朋友”给她家里打来电话告诉了她的情况和地址之后,就带着传销团伙离开了她。是表弟把她从河南带回来的,准确地说应该是背回来的,据说,表弟在河南郑州郊村一户农房找到宝秀时,她已经气若游丝、不能自语了。由于长期静脉注射,手腕、手肘、大腿等部位大面积腐烂,各项生命指征已经很微弱,随时可能撒手人寰,表弟甚至都有了放弃带她回来的想法,她似乎也知道了表弟的心思,极其艰难地嗫嚅着向表弟表达了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愿望:我想回去!

这是一个想来都让人心碎的乞望!我想她的神情一定惊恐而凄凉,一种对死亡的惊恐和客死异乡的凄凉……

就这句话坚定了表弟带她回来的决心,表弟哭着把衬衣撕开做成腰带,背着宝秀毅然决然地踏上了归途……

精神是可以创造奇迹的,奄奄一息的宝秀就这样留着一口气让表弟或背或抱、一路辗转地回到了家,虽然她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但终究是到家了!

到家的那天,三个孩子早早就到舅舅家等着。尼古没来。宝秀到的时候,三个孩子哭着喊妈妈,宝秀的眼睛最后一次缓缓张开,一滴浑浊的眼泪顺着脸颊慢慢地、慢慢地滑落!在场的人都哭了,所有的人都只顾着哭了,没有人看到宝秀干瘪的嘴角牵起了一丝微笑……

宝秀就这样微笑着走了,带着对江湖的希望和失望,带着人世间的种种非议和叹息,永永远远地走了……

活着的时候,她的生活充满太多变数,她总是忐忑地变换着生活的角色,无法对自己进行适度的生活想像。她本来就是一个诧生的人,命运却总是让她一次又一次的陷入陌生,因此她总是惊慌地活着,所以她留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想回家”!虽然她曾对我说过宁可死在外面,但我知道,她是多么不愿意自己的灵魂在脱离躯体之后还是在一方陌生的开地间游荡,那该是一个多么凄凉的孤魂野鬼呵……

是应该回来的,宝秀,家乡的毕摩说过,只有在故乡的路上,灵魂才能进入天堂!因为是你最信任和敬仰的毕摩在为你超度和引路,我坚信你的灵魂是去了天堂的。尽管你活着与死去的方式都很卑微或不齿,但你曾经那样美丽善良!慈悲为怀的众神诸佛是会原谅你的,毕摩说他的法眼已经看到你在天堂快乐地生活,为此我很欣慰。只是呵!宝秀,不知道天堂还有没有你的江湖?如果有,那里的江湖一定风平浪静,你在那里一定要好她的,好好的……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