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贡嘎山》杂志

这里是文学的世界,这里是一朵盛开在高原上的奇葩,让我们敞开心灵,去感悟那片宁静吧

 
 
 

日志

 
 

雪 人  

2011-11-02 11:55:46|  分类: 情歌传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 人 

泽仁康珠

 

   雪,纷纷扬扬下了整整四天,这是小城入冬后最完整彻底的一场雪。大雪缩短了我的生活半径,它让我蛰伏在炉火旁,犹如一只冬眠的蝉。

   花朵织的窗纱外,雪,落得悄无声息,像一场放映中的默片安静、沉默。

童年看过一部国产动画片《雪孩子》,片子的内容大概是:

兔妈妈带着兔宝宝生活在美丽的大森林里。

冬天来临,兔妈妈和小白兔用堆积的白雪在家门口堆了个雪人,黑玻璃弹珠做的眼睛,胡萝卜做的鼻子。

雪人非常开心,每日和小白兔在大森林中嬉戏游玩,忠心守护着树屋里快乐的小白兔。

一日,兔妈妈去赶集,剩下熟睡的兔宝宝独自在家中,炉火溅起火星点燃了树屋,雪孩子为了搭救危在旦夕的小白兔冲入火场。

兔宝宝得救了,小雪人却化为一团水蒸汽慢慢升上空中……

   八零年代初期,除去在珍贵稀少的电影院看动画,父亲还给我买了那本叫《雪孩子》的小人书。那以后,大眼睛爱滑冰的小雪人像花朵一般长在了我对童年的所有记忆里。

   童年时代,小雪人变成水蒸气固然令我伤感,我却更渴望拥有一座小白兔居住的树屋,那里面有树桩锯成的圆桌、挂满冰晶的白色窗棂、柔软漂亮的小床和被子。

所谓的幼稚可能就是如此,你永远不会用更加思辨的眼光去看待人生,哪怕一个充满教育意义的童话。我只渴望,像一只兔子那样生活在小人书的房间里,我还期望能有个好朋友跟雪孩子一样忠诚、善良和温暖。

   

许多年过去的黄昏,一场春雪让我想起童年那部动画。

心,莫名的悸动!

我发现我依然伤感,如同当年在影院的哭泣。

高中时,班里曾经有个瘦瘦弱弱的男生,活泼开朗喜欢唱歌,霹雳舞能跳到女生们尖叫。

高三上半学期他转学到省城,临走时朋友转来他留下的一支金色香水钢笔和一封信。

信的内容我已经记不清楚,大概便是青春年少时单纯的爱意和告白。

以后,几乎每周我都能收到一两封他从省城写来的信,不管我回或是不回。

其实,即使我回,也总是一些道貌岸然、义正言辞的说教,单纯可笑又麻木不仁。归根结底是我不愿承认,不愿承认当时的我尚没有能力处理这样的事情。

直到他被捕,直到他最后被执行枪决。

事到如今,我依然无法把他和七条人命的惊天血案联系在一起。甚至后来我用力回想才明白,他被表哥带着第一次作案后逃到广州,我一直在接到他用酒店信纸和信封写来的表达思念的长信。

再后来,一本法制刊物将他作为案例,完整的描述了他抵达省城后的生活。一个在小城里长大的孩子,渴望出人头地却在城市里四处碰壁,他选择了一条最危险的道路来圆满人生。

作为警察的主犯是他表哥,表哥运用专业知识成功的为两人逃脱了第一次作案的惩罚。那次,他们杀了一家三口人,其中一个孩子7岁。半年后,他们接着开始实施第二次犯罪,这一次依然是一家三口,只不过多了一个保姆。

一粒遗留在犯罪现场的弹壳出卖了两个梦想一夜暴富的年轻人,那粒弹壳来自一把警用手枪的弹道,而手枪来自表哥。

他被枪决那年应该不会超过21岁,他表哥也仅25岁上下。

一场安静的落雪,让我突然想起了那个男孩:他坐在夏日的荷塘边,衬衫洁净面目清爽,照片满溢青春阳光。

如果没有那些可怕的经历,他应该就是以这个模样和其他同学一样出现在我人生中的。

他能够看见每个清晨的阳光,他能见证我们每个人从幼稚走向成熟的人生。我们应该会联系,像所有同学那样相见亲厚、友谊绵长……

如果没有那些我做梦也无法想象的经历,他的人生应该有若干种可能在日后等待他去印证。

多年以后,一场蔓延四天的落雪让我想起那个男孩,我突然惊异的意识到我应该是他在惊恐逃命四处躲藏时,生命里唯一一束能照亮心怀、温暖心灵的光线。

他在疯狂羡慕我,羡慕我光明正大且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活着,羡慕我正常普通的琐碎生活。那些信里的表述与爱无关,他只想用一页信纸来幻想未来,幻想着能够平安无恙的活下去。

然而对于他,前方已经无路可走!

当青春在时光中渐渐变得模糊,生命日益丰厚,延伸过时间的节点我第一次发现光阴毁坏了我对一个故事最初的释义。

我们终于逃离所有的原始庇佑,独自与世界休戚与共。

道路,在不同的脚下延伸,生长出各自不同的风景,沉沦或是飞升。

我们都曾有过属于自己童话,在流光中,心灵最初的纯净被紧裹在日积月累的坚硬外壳内。

突然发现,在那些简单美丽的时光中,我也曾经像义无反顾的雪人在寻找那场意外的火花,我也曾经简单得只期望能有一次属于自己的伤感营救。

那是一种情怀:你想给予这世界很多,却从不奢望更多的索取。这意念存在于心,惟有那个时段,那样天真年少的我们才会萌生这苍茫人世仅存的瞬间花火。

遗憾的是,光阴毁坏了我对一个故事最初的解读。

最后,那花火终于熄灭,消失于人生的若干际遇之中……

面对流光,在白雪纷扬的黄昏,我发现我依然伤感。

而今,我唯能用这伤感祭奠人生那些最绚烂明丽的日子和荷塘边青春年少意气风发的少年。我想,惟有那时,我们曾本源、唯美而无可匹敌的存在于世。

我将一直怀念那部幼稚可笑的动画:大森林里有座树屋,小雪人和小白兔是一对好朋友,所有的日子,她们都永远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而我,心底永藏着一块属地,我将成为那个黑玻璃弹珠做眼睛、胡萝卜做鼻子的勇敢雪人。

无论世界有多晦暗,我将永久洁白晶莹的活着……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