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贡嘎山》杂志

这里是文学的世界,这里是一朵盛开在高原上的奇葩,让我们敞开心灵,去感悟那片宁静吧

 
 
 

日志

 
 

旧事:“鱼白”养人  

2011-11-02 11:53:37|  分类: 行走雪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事:“鱼白”养人

龚伯勋

 

那条自塔公草原而来的力邱河,邀集众多山溪小沟,从康定木雅地区流过,到与雅江交界的江口地方与雅砻江汇合。无论那河、那溪、甚至那些个小沟都生长着各种鱼儿,加之笃信佛祖的藏族群众视水中活物为“菩萨”,一般不轻易动它们,那些年,力邱河中、尤其是那些溪溪沟沟中的鱼儿多如汤锅中的“面片子”,一叉子杀下去,从不放空。

鱼儿可是最富营养的活物,那年头内地饿死人的传闻时有所闻,有逃“饿”来到木雅地方的内地人,初来时多一个个浑身浮肿,“胖”得来眼睛眯起。他们知道鱼儿是天底下最养人的“代食品”,来到这有水就有鱼地方,算是有救了。他们到藏族老乡家借几个尖勾子背篼,找条不大的水沟,把它放到沟口接住,下到沟去,从上面往下一赶,片刻就可弄到大半背篼、个头不大的“土鱼子”(无鱗鱼),倒进烂锑锅头烧火一煮,一锅乳白乳白的“鲜鱼汤”就熬好了,喝个十天半月,全身浮肿就消了,一个个又成了红头花色的壮汉。

那年头,工作组也会设法找“代食品”。 力邱河上游的拔桑地方就在川藏公路边上,河上有座公路桥,就叫“拔桑桥”,我们县委工作组的住地离桥不远。桥边上住有一户姓郑的汉族人,与工作组的关系不错,要给在甘孜民族中学读书的女儿写封信什么的,总少不了来找工作组的同志代笔。老郑是个捕鱼的能手,常邀工作组同志随他去弄鱼。到了秋季,他总要选好水口扎下“鱼圈”,天一黑就邀我们拿起手电筒跟他一起下“圈”捞鱼去。只要那天夜里没会开,大家都乐得跟他去,而且不会白跑,每次来到“圈”前,都见一“圈”白花花的鱼儿在“圈”中活崩乱跳个不停,片刻就会捞上几背篼,把那装得满满的尖勾子背篼往黄牛子背上的鞍架上一拴,大家就乐兹兹的与他回屋了。

这老郑头颇有几分吝啬,要吃他的鱼肉很难,只能讨些个“内脏”,因为他总是把取了肚腹的鱼身用小棍儿撑起晒成鱼干储藏另用,捨不得鲜吃。我们每次都乐得端回两大盆鱼白和鱼子,这可是上好的美食。那鱼白出在公鱼身上,鱼子则怀在母鱼腹中。有同志说食鱼子可能不安全,鱼白到可放心的吃。那“鱼白”其实就是公鱼的生殖腺,跟牛卵子、羊卵子是一样的东西。每次我们把那满满一盆“鱼白”倒进锅中,放些大蒜,大蒜没了就加些山葱野蒜,加上点盐,一锅鲜美的河鲜就把一组人聚到了一起。这玩艺儿还真顶事,几顿下来,天天清茶拌参和麦夫皮的糌粑,吃得来痨肠寡肚,走路都打偏偏的同志们,一下心头就不荒不痨有精神了。更神的是,吃了这玩艺儿,觉睡得特别的好。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