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贡嘎山》杂志

这里是文学的世界,这里是一朵盛开在高原上的奇葩,让我们敞开心灵,去感悟那片宁静吧

 
 
 

日志

 
 

沸腾感悟  

2011-11-02 11:49:19|  分类: 人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沸腾感悟

昂   洛

 

秋暮初冬,早起后有些凉意。我将熬制好的酥油茶放在电炉上加温,便到卫生间洗漱。

忽然听到“噗噗”的声响,跑出卫生间,才看见客厅里电炉上的茶烧开了,那沸腾的汁水将茶壶盖子掀开,顺着茶壶流淌在电炉上,发出“滋滋”的声响。空气中已弥漫着一股焦味。就在我提开茶壶的时候,一股火苗从电炉上窜起,时间很短,一下又化着了青烟,飘向空中。

空气中焦味还没散尽,电炉已从污渍中渐渐恢复了它固有的暗红色。我坐在沙发上,思绪活跃开来。

原本概念中的水火不容,在生活中却表达了对这种概念的冲击与颠覆。不是吗?我的思维顺着这暗红的电炉往回走,顺着它的开关,室内的电线,户外的线路,到变电所,再到高压线,一直到水电厂,一直到快速转动的涡轮机,一直到使其快速运转的水流,到大江大河,到潺潺小溪,到雪山到冰川,乃至到雨雪,到云朵,到蒸汽,到温度又回到水。其实刚才导致火苗升起的原处竟然是水。

再观想那茶壶中的组成物。酥油是从牛奶中提取的,牛奶是牛身上的,牛是吃草的,草是从泥土中发芽的……。那茎叶原本是青绿的叶片与枝杆,而今是乌黑的茶汤。盐看似是白色的粉末,它的老家不是大海吗?那大海的老家呢?

我边奇思异想,边开始用早餐。看着碗中的美食,我依然忍不住想这些构成物的每个出处和环节,甚至忍不住想到这些美食经过我的咀嚼,缓慢进入我的消化系统。并在那个大工厂加工提炼,一部分转化成能量,进入各个器官。而绝大部分,几个钟头后,会到洗手间,顺着排污管道,进入化粪池,然后继续分解,又变成水、青菜、水果……。

我点燃了一支烟,观察起来更有趣了,打火机中的那些液体,随着开关变成气体从小阀门中冲出。几乎同时,遇到了打火石与齿轮摩擦出的火花,瞬时又变成了火苗。由滤嘴、纸、烟草卷成的纸烟,送进我的嘴唇间,那火苗凑了上去,随着我的一口吸气,那火点燃了烟卷,一口就燃烧了一小截,变成烟雾,吸进了我的肺里。伴着感管的少许愉悦,将一些叫尼古丁的物质留在肺里,其余的烟雾,徐徐地吐出,飘向空中。眼睛是看不见已散去的烟雾,可是我可以断定,它们并没有消失,只不过转化成另一种存在的形式了。

我再环顾屋中的一切,桌凳、沙发、电视、电话、报纸、照片、花瓶……,其中的每一个环节与构成,几乎都无法想尽。乃至思想房屋、城市、地球、宇宙、更是“不可思量”。

这时,最精彩的部分也显现出来了,是谁在观察过一切呢?

我!

我?

我的身体是从“四大元素”中来,这四大元素的开始不过是个受精卵,而这个经过千难万险成功的受精卵,又不过是父母的一个念头,而父母又是他们父母的一个念头,没完没了。

再看我的思想,原来都是由家人、老师、书本及社会实践所构成,其中没有一样不是变化莫测的,无论它们的来源是多么神圣庄严。细细思量,竟然显得那么滑稽!

不仅是身体,还有包裹我躯体的那些衣物,那些保健品与化装品,那些贵重的装饰物,有天真又会归于尘土。也许你从花盆中的泥土里感受不到,但是如果你看过考古的纪录片一定会有深切的感受。当你看到脱落的头发,那些头皮屑,泡澡时搓下的污垢,你剪掉的指甲,你拔掉的蛀牙,哪一样不又是归于了尘土?

再细看我的思想,我在观察万物时,万物是否也在观察我呢?我与万物是对立或分离的吗?我已经不合“逻辑”了吗?我没有“辩证”地看待事物吗?想到“辩证”,又忍不住想到“辩证唯物主义”,这个“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生长起来的。想到“唯物”,自然又想到“唯心”,数千年那些我所知道的先哲,又一一闪现。老子的观察和体悟很深,他的痛苦和无奈是说不清楚,那些有限的思想、文字、语言,怎么能阐明无限的“道”呢?只好说“道可道,非常道!”,孔子更累,处在战乱之中,只好带着一些徒弟,颠沛留离,一心想的是如何“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没有时间想其他的,偶有弟子想了解多一点,便一棒打回去,“未知生、焉知死?”“敬鬼神而远之”,留下一大群茫然的弟子及其后代。耶酥基督是感人的,说“我与天父同在!”,至于天父用几天时间赶出的这个世间何以如此混乱,答案又远远不能使问者满意。穆罕穆德宣说了“真理”,可是与现实的冲突又是如此的激烈(你可在电视新闻中观看)!文艺复兴了,我们不说“神”了,我们开始说“人”。一帮科学家站了出来。他们极大的改变了这个物质世界,但是在精神领域,却个个像严重缺乏营养的低能儿,他们试图用“怎么样”来回答“为什么”,费尽心机,却不能使“人”这种动物满意。说到动物,有时他们吃我们,有时我们吃他们,但更多时,是“我们”吃“他们”,相互消化,各自又生长,中间又有几个量子物理学家告诉我们,我们认知的“空间”与“时间”是不真实的。

突然,在我客厅的上空,那些先哲与先哲,凡人与动物,激烈地争斗起来,已经没有了人与动物的区分,没有了时间与空间的间隔,我即是参与者,又是观察者。原来所有的事物是相连的,精神与物质是一体的,甚至“一体”都是“无中生有、有中生无,本无无有”。

我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声赶走了空中的怪客,我又发现有一个“我”,在一个小城的高楼房中的“客厅”里。这时空气中的焦味已散尽,窗户外,艳阳高照!

忍不住想起“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一段著名的话…… !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