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贡嘎山》杂志

这里是文学的世界,这里是一朵盛开在高原上的奇葩,让我们敞开心灵,去感悟那片宁静吧

 
 
 

日志

 
 

女儿在天国  

2011-11-02 11:10:48|  分类: 行走雪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儿在天国

                               —在康定洗礼的行程

              周李立

 女神佑女儿

 

从康定回来都快两个月了,我一直都努力克制自己不陷入对它的想念和回忆之中,以为深藏着某些东西就能阻止情绪的泛滥。

我仅仅是一个小女子,而已,与康定的接触对于我,完全是无意的,尽管我都知道:康定有脍炙人口的情歌,有情歌里耳熟能详的“跑马山”,有“鸳鸯坝”、“姑咱”这样象童话般动听的地名,更有会张口就唱情歌的漂亮姑娘……康定是一个好地方。所以,我怀着幻想:那情歌的悠扬婉转是否预示着,将有一段足够美丽的际遇发生在那足够浪漫的地方?

可是,康定城和甲居藏寨那些身着鲜艳藏袍温顺柔美的藏家女儿,个个仿佛女神般,她们的艳丽夺目成为整个行程中挥之不去的意象。

如果我是一个大男人,定然会欣喜若狂,只可惜我只是一个小女子,于是我比大男人们都明白,这是一片女神的光辉护佑下的国度,这是一片善于生长女儿的水土。

对于浪漫的幻想定然应该转换一个角度:从都市中来的女人们,在世外的康定,接受山水洗礼,保持女儿般的如水轻盈。

但愿康定的女神也能保佑我,就如同保佑这里的每一个女儿一样,在康定这个女神的天国里,藏家女儿们都有幸沐浴了她的光环。

我开始明白我为什么对康定有压抑不了的怀念,即使只有5天的接触也让我心怀感恩和希望:对于那里水土的温润、冰川的晶莹所赋予我的那些灵气心存感激,对康定的女神保佑我还能存有一颗热情、执着、纯粹和朴实的女儿心充满希望。

可是,在离开康定的日子里,我的内心呵,是否一直都足够真诚和美好?

我不敢说,虽然我希望能够真的虔诚的告诉康定的女神:我做到了。

于是,我克制着自己对于康定的回忆。

   

念念不忘

 

可是我终究会对好多事情念念不忘,比如那里藏式房屋的色彩、庙宇的精致装扮,比如康定城中写着藏文的路灯和城中几乎可以用欢腾来形容的小河,这些意象反反复复的出现,让我疲惫不堪。

 冥冥中的我看见了女神,她正用一种仿如雪山的庄严不可侵犯的神情告诉我,当和回忆斗争的我终于精疲力尽的时候,我就会明白,原来我从来都没有真的离开过那里的雪山和海子,其实从来都没敢忘记过那情歌和那幻想。

 其实这种因为过于美好而不得不被迫忘记的情绪曾经在我的生命里出现过,那是初恋的情人吧。

有些地方有些情感在生命中上演了何其美好的一出戏,美好得我们都从不去想未来,康定就是这样。

 

做塔公的女儿

 

在那个被叫做“塔公”的小镇上,我听到了菩萨喜欢这个地方的传说,因为菩萨喜欢,所以此处就被命名为“菩萨喜欢的地方”,即是藏语“塔公”。

于是塔公小镇的阳光,那些纯粹的仿佛离我们只有一丝距离的阳光就一直深刻在了我的心里,以至我一直固执的认为塔公是每一个女子都应该参拜的地方,不是塔公镇里的塔公庙,尽管庙里有当年那座因为太留恋这个地方而不原意离开的菩萨像,而是参拜这高原的阳光,这里天阔云舒的自然气质,参拜这里只有女子才会注意的那些漂亮的窗棂、干净的路面、绚烂的藏式服装、悠闲的喇嘛和路边太普通却仿佛永远开不败的花朵。

我甚至想到了女子早晨在二楼的阳台上远望雪山,手里有杯滚烫的酥油茶;午后在塔公的街道上散步,带着藏式风情的遮阳帽;傍晚披着厚厚的藏布披肩翻一本古老的小说。

替天下的女子幻想,但愿此生能有幸运成为塔公的女人。

 

看八美的女儿

 

在一处叫做“八美”的镇上,我看见了红得耀眼的房子。

繁复精美的装饰下的小房子都只有两层楼高,在公路两边径直林立着,那不吵不闹的房子的姿态居然那么酷似站在街边的红色藏袍的藏族女儿,她们都用真诚却深邃眼神看着公路上过往的车辆,那是她们眼中的景观,然而她们也许不知道,她们随意的姿态和眼神,却是一副绝伦的厚重油画。

我们在画中穿行而过,领略绚烂的市镇景象,然而八美镇用雪山和蓝天做自己背景的荣耀,我们只能渴望,不可及。

我感受到了一贯自诩热爱生活的我,与这个山水滋养下的国度里的居民相比,却生活得多么粗糙,我们生活在苍白的建筑里,我们没有伟大的雪山神灵护佑,我们的房顶、窗户都和我们一样泛着不健康的惨白。

而这里,那红色,带着泥土气息的黑红色,让房屋如此精美,让藏族女儿的神色如此诱人,让雪山呈现最纯粹的白,让这山水与人类的共处都和谐起来。

 

雪山养女儿

 

没想到后来,我们真的看见了在雪山。

那是一次神灵的造访,是之前所见的所有景观铺垫下的一次精彩出场。我看见了山,才明白那塔公的阳光、八美的红,都是雪山养育出来的。

看见贡嘎雪山的时候,我们在路上一刻都没有停息,透过车窗模糊的看见雪山酷似莲花底座的峰顶,她是康巴藏民心中的神山,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女神,她用朦胧的雾气遮盖住自己的面容,遥远的在公路的另一边安详的打座修行,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样子让这次会面显得神圣,但也更加的辛苦。

随着盘山的公路走势,我们一次次的走近她,人们都惊呼或者尖叫起来,然后又一次次的远离,人们又逐渐安静下来等待下一次的接近,一颗从没有停止激动的心也随着这种远近而起伏,一次次的期待和失落。

在那白色的峰顶出现在车窗上的时候,她的底色是绿的草原和蓝天,她遥远安静的伫立其间,也是在那一刻,我相信我遇见了康定的女神。

盘山的公路把我们带离开了贡嘎雪山的神妙图景,我依然相信我在离她最近的那短暂一瞬完成了五体投地的敬拜,我的祷告是时刻在内心响起来的自省的声音,是一股让自身时候保持敬畏之心的力量。

回到北京之后的我,真的相信了“敬畏”的感觉是人类必须拥有的东西,因为敬畏,我们才对自然和神圣保有起码的尊重,才对自己的过激言行有起码的克制,也才能过一种和谐与安宁的生活。

我相信,这是在与康定的女神的这次际遇中,她所给予我的点化,只需这一点收获,我便完成了此行的目的。

是雪山养出了康定的女儿,是雪山不可言说的魅力告诉他们对于神灵、自然的尊重,这种心理的暗示让她们心智纯朴、神态安详宁和,面由心生,她们也必然美丽高贵,非尘世的女子可企及。

 

与天国擦肩

 

我一路幻想而去,怀着敬畏之思归来。

不去想念,所有女神的谕示已经深刻在生命中;也不再去幻想了,当我有了康定的女神的护佑,在一生结束的时刻,终会发现我所幻想的原来都已实现。

于是,我宁愿相信康定是一个遥远的天国。这样,我可以在人间仰视它,而不会去希冀拥有;我可以因为遥远的距离而放任自己去幻想它的美丽,而不用担心亵渎和狂妄。

的确曾经与它在某个美好的时段擦身而过,然后留下一段可以书写可以回味的经历。就算是一段短暂的相守,依然预示着我的幸运,我在年轻的岁月里就见识了人世间的纯粹洁白的景色,在不经世事的时候就彻底的被雪山的冰洁和草原的胸怀感动过,我的那些经过洗练的灵魂、或者精神,会一直伴随着我在都市的街头行走的步伐,让我心境平和、气息安定。

如有女儿,定要去康定,看看那山水。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