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贡嘎山》杂志

这里是文学的世界,这里是一朵盛开在高原上的奇葩,让我们敞开心灵,去感悟那片宁静吧

 
 
 

日志

 
 

雪 夜(外一题)  

2011-11-02 12:16:02|  分类: 情歌传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 夜(外一题) 

雍 措

 

昨夜,梦见了雪!雪花轻轻的,轻轻的飘扬在空中,像一位慈祥的母亲为熟睡的儿女悄悄盖上一层薄薄的棉被。

树白了,石砌的瓦房白了,皑皑白雪覆盖着我的梦,覆盖着这个让我迷惑的白昼与黑夜!

您站着,望着前方。

那是一座茂密的大山,那座大山是您一辈子的依靠,每个天晴的日子,您都会背着砍刀拿着绳子和老黄牛一前一后的走进大山。

那条路您走了很多次,那座山您攀登了很多年,在多少个日出日落里,东升的太阳熟悉了您,傍晚的晚霞染红了您,在我的呼唤里,您回来了,一前一后的和老黄牛走在晚霞里,回来了!肩上的柴火压弯了您的腰,佝偻着背,你和大地一样平行!

而此刻,您久久的站在风雪里。用一双深邃的眸子看着这座大山,思索着过去亦或是您的将来。在思索的过程中,我看见您乌黑的头发渐渐被雪花染成了白色,站立在雪的世界里,您慢慢的苍老着……

不知不觉,您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我,不懂为什么没有靠近您,正为挡住您遥望的眸子而忐忑时,您微笑了,望着我的方向,和蔼可亲的笑了。

多么熟悉的脸庞啊,还记得那天您用一种最为平静的方式躺在一架简易的木板床上,木板床放在那座每天太阳都会升起的小山坡上。没有理睬我的到来,您静静的享受着属于您的世界。失声竭力的呼喊着您——我的父亲,您还是没有醒来。一阵寒风刮来,我瑟瑟发抖,不能接受您就这样无声无息的离开。拼命的来到您的身旁,握着您的手,怎么那么冰凉啊?父亲,您一定很冷吧?脱下自己的衣裳,盖在您的身上,哭着,喊着,祈求着您不要离开,不要离开……

一位村人使劲把我从您身边拽开,愤怒的说:“你这不懂事的孩子,你的眼泪一旦滴落在您父亲的身上,他就会一直淋着雨走在离开的路上,难道你希望您父亲就这样离开吗?”

没有再哭了,我的父亲,本来您的身体已经很是冰凉,我又怎么忍心让您淋着雨离开呢?阻止着每一滴咸咸的泪水溢出眼眶,看着您,依依不舍的看着您,悲伤的看着您……

村里年长的老人告诉我,这里即将又会成为一个灵魂启程的地方。看吧,那一座座低矮不依的小土堆不就是一座新的家园吗?

要去的地方?也是您即将离开的地方?!

不习惯您就这样毫无顾忌的躺得如此安静,要知道,多少年来,您从来就没有安安静静的休息过,您把所有生命的时间都流淌在了那片土地上,春、夏、秋、冬,花开花落;您把所有的爱都奉献给了我,春、夏、秋、冬,孜孜不倦。

梦里,雪纷纷扬扬,您的笑容还在寒冷中绽放!

是要离开了吗?您在雪花漫扬中向我摇摆着手,我也木讷的跟着摇摆着手。

对了,陪伴您多年的老黄牛还没有回家,您准备去找它了吗?快快寻找去吧?我的父亲,老黄牛年迈体衰,它一定走失方向,找不到回家的路!

快快去吧!快快回来。我的父亲,我的老黄牛!

您憨厚的笑着,转身离开。那时,天空没有下雨。

天亮了,梦里的雪花停止了,那座小山坡上有一座面朝东方的小土堆,静静的,静静的熟睡着……

 

天黑请闭眼

 

7月的康定还经历着冬一样的严寒。

走进咖啡厅,光线暗了很多,选一个卡座坐下,等着你的到来。

你来了,穿着一件黑色的小西装,白皙的脸蛋在黑色的衬托下端庄了不少。看见我,你笑了笑,放下银色的肩包,坐在我对面。

“不会笑的人,学着别人笑真尴尬。”我调侃的说。

她叫丽,我们是在一个偏远的地方认识的。早已习惯她的冷漠,也就是她的冷漠,让我看见了所有朋友的热情。但说来也奇怪,我们的友情竟然在丽的冷漠中走了很远很远。

“看着你,让我想到矗立在凛冽中一棵干瘪的枯树,孤注一掷、傲慢的挺立着。”丽单薄的身体,把我的思想情不自禁的带到一片荒漠,那片荒漠一片冷寂,毫无生气。

   “不是枯树,是一个没有主干和枝丫的树桩,虽然干枯,还是竭力的抓着养育它的土地,不想放手。”丽依然冷漠的说。

“你还真自私,不想养育枝丫,是不是真的怕树大招风啊?”我笑了。

丽看着我,也会心的笑了笑,这笑有种甜甜的味道。

“还记得娟吗?”丽若有所思的看着我。

娟,那个清秀的女孩,半年前,我们一起去过一趟草原,她说她喜欢仰躺在草原上看着蓝天白云,如果能有幸再看见一只从头顶飞过的苍鹰,那就更好了。但是那次我们都没有看见苍鹰,因为天气的原因,娟仰躺在草原的梦也被突来的暴雨激得粉碎!失落而归时,娟说,有一年,有一天,她的梦一定会随着夏季的格桑花开,在某个凌晨、某个晚霞布满蓝天时静静的开放,像一朵夜来香一样无声无息。

“不记得,可我曾经认识过一个像夜来香一样纯洁优雅的女孩。”依然和丽戏谑着。

丽没有说话,又开始了她的冷漠。这次丽的冷漠变成了一块冰。

“记得、记得,不要用一座冰冻的雪山威慑我,你知道我怕冷。”严肃的丽让我觉得自己很是轻浮。

丽没有看我,望着窗外。

情歌广场上陆陆续续多了很多人,两个学生似地的青年正在人群中央忙碌着,一个青年拿着吉他,另一个青年把音响摆放好之后,拿起话筒向人群说着什么,接着二人向路人鞠了一躬,吉他手坐下,调了调弦,不一会儿,一曲动听的老歌响彻整个广场。

 “还能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看着两个青年,丽感伤的说。

“难道你就不能选择了吗?”疑惑的看着丽。

“来的时候,我在衣柜里面对很多的衣服、鞋柜里的很多鞋子做着选择,走在路上,我面对很多都可以到达咖啡厅的路做着选择,我可以选择走得快些,走得慢些,我可以选择唱着歌走路,可以选择想着事情走路,我为自己还能选择而无比高兴!可是,娟不能了!娟的心里只有一路,一条通往死角的路。”丽从银色的包里取出一支烟,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大口,烟雾从她的鼻孔里窜出,忸怩着缓缓升到空中。

 “娟?”

丽笑了笑,这笑我可以把他归纳成哪种笑呢?苦笑?皮笑肉不笑?

 “娟自杀了,发现她时,她高高的挂在墙上,没有留下任何遗言,没有给丈夫、孩子、亲人、朋友任何人告别,静静的走了…….”

走了?走了…….是真的吗?刚才在我脑海那么清晰的娟只是我的幻想吗?亦或是我和她只是在梦里见过一次?

丽告诉我,娟在很多年前就患上了忧郁症,刚开始带她去医院检查时,医生就嘱咐家属,一定要注意她心理上的变化,遇到事情应该多沟通。可她知道自己的病情后,越来越孤僻,从拒绝朋友、拒绝家人、最后拒绝环境,把自己一直关在房间里,最后以结束年轻的生命为代价,结束了她所认为痛苦的人生。

听完丽说的这些,我真的无法想象,优雅无邪的娟竟然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人世,难道她真的就没有考虑过风雨雷鸣过后依然可以迎来一个旭日东升的早晨吗?

某个繁星满天的夜晚,一朵夜来香在夜里悄悄开放着,它享受着属于自己的世界,陶醉在夜的静谧里,舒畅着,快乐着…….

“选择就意味着放弃,让我们更好的去抉择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哪怕路上的荆棘刺痛了我们的双脚,我们都要为最初的选择负责,再大的困难我们都要去面对,不后悔,不抱怨!”听了娟的故事后,我思考着说。

“也许对于一个选择死亡的人来说,她是一种解脱,而对于一个选择活着的人来说,就应该把生活的每一天过得有价值,有意义。”丽说得很肯定。

话音刚落,我端起杯子,准备敬她一杯,而丽也正准备敬我。坐了这么久,两人第一次这样默契的去做同一件事情。彼此看看对方,一口咽下了杯里的苦咖啡。

情歌广场上,人渐渐稀少了,两位青年收拾着东西,背起行囊,沿着折多河流去的方向,渐渐消失在小城里。

天黑了,小城睡了,丽有些疲倦的说:“走吧,天黑了。”

天黑请闭眼!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